我为什么从阿里巴巴离职

本文摘自我的 2019 年终总结

在我离职阿里前跟上司沟通了很多次,有次他说:“人生 1/3 的时间都是工作,工作是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你不想工作,还想做什么”,没错,工作是真的很重要,我把它视为“正事”,但我对工作的认知有自己的一套准则。

如果看过我去年的总结就知道我在阿里的状态并不是很好。阿里是一家很棒的公司,给予员工的自由度、资源和对员工的培养方式都很好,但前提是你是一个会 leverage 这些的人。你不会利用这些,那阿里赋予你的优势也就毫无意义。我直到离职都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方式驱动自己,无论是每次和前辈们的聊天还是深夜中的自我反省,我都在思考我应该如何在这家公司更好地工作和成长,但长期的水土不服导致挫败感愈发严重,其实归根到底是我与公司理念的冲突。

在此我要先把范围缩小到我们所在的团队,因为在任何一家大公司,你不能单靠个人的言论去判断整体的公司环境。尤其在阿里,各团队各自为战,尽管从上至下有严谨的管理层级、尽管不同团队间互有合作,但说实话跨团队间的了解并不多,哪怕坐在同一楼层的同一排,你也可能对隔壁团队在干嘛知之甚少。通常的情况是财年初团队老板划一个大致方向,下面的所有人自发地策划今年该干什么,只要跟这个方向沾边即可。由于自由度很大、单兵作战能力又强,导致团队内部遍地开花,跨团队间又相互渗透,指不定哪天就互相蚕食。正是由于这样的做事方式,导致你的绩效,或者说你一年中产生的价值可大可小。假如老板划的方向和你的兴趣正好吻合,同时你也很擅长,那么你很容易想出一个点子为团队做贡献、为公司产价值。相反你则很难在其中倒腾出什么花样来。

在阿里的后半程及我自己的问题

我在阿里的时间里,心累远大于身累。之前有同事评价另一个很优秀的同事说:“这(某)件事交给咱们团队里任何一个人都能做,每个人都不差,但能做到这么漂亮的只有他了”。没错,能力这个虚无缥缈的词却能体现在方方面面。我做事的方式很有问题:一个是总在最开始把想法摊的很大,在做的过程中又钻进无足轻重的细节。无止境的抠细节很难适应公司的快节奏。这个缺点跟性格有关,好在慢慢在改善。第二个问题是如果某件事情在第一版就没有取得一些小的成就的话,我很难坚持去迭代第二版,这就又导致了连续性很差,跑一半突然想换赛道了,这怎么行。

工作状态每况愈下的时候,我跟 leader 沟通极少,自己一个人闭门造车,总觉得只有我一个人在做类似的东西,孤舟独桨,遇到问题也不知道该找谁帮忙,渐渐的存在感越来越低。工作的焦虑会延伸到工作以外的时间。之所以脑子里还有“工作以外的时间”这个概念就说明我真的一直没有适应阿里。很多优秀的同事都是把工作生活结合到了一起,他真正工作的时间可能不是在公司的那 8 个小时,而是 24 小时中离散的几个小时。我是实在适应不了这种情况的,我以前的文章里说过很多遍了。我希望的是 9 点到晚上 6 点我的脑子里想的是工作,之外的时间工作的内容仿佛在我脑子里清空。而在我阿里的后半程中,理论上来说也可以做到我理想的状态,但现实情况是由于很难界定上下班时间、工作时间表现不如人意不得不花额外时间去补救等情况导致工作与生活的边界越来越模糊。当现实处境和内心准则背道而驰的时候,从对工作怀疑到对公司怀疑,最后一直演变成自我怀疑。这些心理变化即使你当局者清,你也很难全身而退。

所幸我没有陷入过度自责,现状不全是我一个人造成的,各方面原因都有,我身处的层级看不清罢了。当时外界各种批评 996 的声音,结果马老师说出了“修福报”这种话,我印象深是因为这次讲话我是大晚上在工位上看的直播,环顾四周也就剩下两个同事了……趁年轻奋斗没错,但不应该把它和公司绑定,我决定走。

在离职之前,我的 leader 曾和我多次沟通,但那时我已经很难改弦易调。在确定离职时间、领命最后一个任务之后,我如释重负。最后的一个月仿佛是我在阿里最快乐轻松的一个月,开发效率拉满,和同事也愈发融洽,但换来的只有难说再见。感谢在阿里每位帮助过我的领导、前辈、同事,你们的无心之言、你们的经验之谈、你们的个人风格很多成了我后来行事的金科玉律。

说实话,阿里真的很锻炼人,在这种自由的环境下,你需要自律自驱,还需要沟通共通,对人的软硬实力都是很好的磨练,再加上绩效这把悬在头上的利剑——“今天最好的表现是明天最低的要求”——这些常挂在阿里人嘴边的利剑,督促着你不断突破自己。但是只要你有一环薄弱,那你就很有可能会面临短暂的“衰败”。只要你成长的脚步停下来,就会被更优秀的人或更拼的人所击败。有的人选择就此“沉沦”,有的人选择逆风启航,这都是大家的选择。任何事都是花开两半有利就有弊,阿里的各种优势反过来也会变成常被人诟病的问题。比如自由的工作时间会变成无休止的加班,紧密频繁的沟通被说成无效会议等等。其实尺子在你手中,如何丈量公司也是如何丈量自己。

CC BY-NC 4.0 © GeekPlux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