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我照例打开 Hacker News 看看有什么新奇的东西。头条的标题一下子吸引了我:I'm a software engineer going blind, how should I prepare?,一个即将失明的小哥,还想继续做程序员。这个帖子大概是我 2020 年读到最温情的文字了。

帖子里说明了情况,小哥两年前被诊断出患有 Usher综合症,可能导致聋哑、眼部病变至完全失明等。他提出了几个真诚的问题:询问是否还能继续做前端程序员,有没有什么更适合视障人士的工种,有什么趁手的工具和哪些公司在招聘像他这样的程序员。

Screen Shot on Hacker News

下面的评论中,很多人给出了建议和鼓励,我在此列举一下:

  • 有天生失明的程序员出来现身说法,使用 NV Access(免费开源的屏幕阅读器)阅读一切和完成电脑操作,他提到没有什么是不能通过阅读器完成的,阅读 python(一种编程语言)更不是问题。下面还有人说可以用 Dragonfly 可以语音创建指令。
  • 有人说有失就有得,熟练掌握工具后阅读速度会比普通人快很多,记忆力,空间想象力会大幅提升。
  • 有从贝尔实验室出来的前辈通过曾经同事的例子鼓励他,即使失明也能创造出伟大的代码。
  • 有从 Apple 公司出来的程序员说当时 Apple 里面有不少失聪失明或瘫痪的工程师。
  • 有同样确诊 Usher 综合症的程序员,虽然没做过前端工作,但仍能开发后端代码。
  • 有人提议,可以从现在起在屏幕前遮一块布开始工作
  • 有人提议应该趁还健康出去旅行,感受自然,感受美景,不要伏案工作了
  • 还有人说我们普通人也应该提高无屏幕工作的能力,现在屏幕对人眼的损害太强了……

……

太多条,我就不一一引用了,总之不同领域、不同地区的人都来为小哥出谋划策。没想到,在这个不平顺的 2020 年里,能看到世界割裂的一面,也竟能在网上感受到世界聚集的点滴温暖。

NV Access两位创始人也是盲人

(图为 NV Access 两位创始人,从小在盲人音乐营中结识)

众多评论中,有一条普普通通的评论戳中了我。他吐槽了最近全球的疫情和他的近况,最后感慨,在看到小哥的帖子时他顿悟了,他忽然觉得我们是多么的幸运。

不得不说,我在看贴的过程中也有同样的感受,我忽然在想,如果有一天我几近失明,肯定也会奋力让自己继续做一个程序员吧。这听起来很难,但已经有这么多人在做了不是吗?反过来说,看到他们这么努力地生活,我觉得自己真的太幸运。记得年前,网络上恶搞图片说:2020 年的目标只是活着。尽管几个月没法出门,尽管只能自己做饭,尽管只能在家办公,但我活了下来,也没失业,这应该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我记得在高中时候读俞敏洪的书,书名章名都忘记了,但有句话深深记在脑子里:“不管你有多么艰难,这个世界上一定有很多人比你更艰难”。当时靠着这句话挺过了内心迷茫悲观的一段时期,从此总是谦卑的看待世界,也更感恩生活的来之不易。

这里我不是在表述我泛滥的恻隐之心,只是在大环境“人间不值,苍生不配”的洪流下,喊出一句人间值得。人有时候真的只能在对比之下才能发现自己已经拥有的。

作为一个程序员,我能做什么?

Web 前端,被誉为“最接近用户的程序员”,确实,开发软件/网页界面,是最能给用户直观感受的工种。也就是说,前端工程师创造的东西,能直接影响用户体验。

可访问性(Accessibility,简称 A11y,指对于残障用户的可阅读和可理解性)一直是前端工程师需要关注的点。不止是在网页上,在我们的 APP 中,在我们手机的任何一个操作上,都有可访问性的身影。iPhone 用户打开设置中的“辅助功能”,就可以发现放大器、旁白、朗读、口述、助听、引导等为有障碍人士设计的一系列功能,这些身为正常人是感知不到的,但对残障用户却至关重要。同时,网页端也有很多类似的操作,比如最常见的登录框,一个盲人打开页面时是肯定看不见的,那么引导他到输入框,并告诉他每个输入框输入什么,输入之后勾选什么、按哪个键才能登录等都需要语音的辅助。很多大公司的官网首页可访问性都做的很好,你打开你电脑的“辅助功能”就会发现。

那么作为一个前端,我是有能力并且有必要在可访问性上下功夫的。如何能让网页的结构合理,如何让残障用户不用费太多力气就能找到他想要的操作,如何给他们也提供良好的浏览体验,这些都是很值得去优化的。当年我在阿里的时候,有一次组里请来了一位专家来给我们讲解可访问性的评估指标。当时讲师一进来我就发现他是视障人士,双眼有很大问题,讲解过程中也需要旁人辅助,但正是由于他实际的缺陷所以他对可访问性的理解比我们更进一步。我现在还记得他所讲的一些内容,但最让我记忆犹新的仍是他不能移动的眼球,这让我又一次感到幸运和责任重大。写到这里,我不禁想,也许帖子中的小哥也可以利用自己的“优势”去从事可访问性相关的工作,一定能找到自己的价值。

做多世界

我曾在今年年初时读到一篇短文《接下来的十年,我选择继续乐观》,出自真格基金合伙人、聚美优品联合创始人戴雨森之手。其中最后一段写道: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不管是宏观经济、国际局势、还是行业发展,悲观者的理由往往都很有道理,但人只要还活着,其实就是在做多这个世界,唯有战略乐观,战术谨慎。我还是相信那句话:悲观者往往正确,但乐观者往往成功。新的十年共勉。

读罢深以为然,如果你自己都不相信世界会变好,那你此时此刻的努力又有什么意义呢。悲观者总是有一万个理由来说服我们,因为世界确实就是如此糟糕,但风物长宜放眼量,长期来看我是坚定看好这个世界的。

而且,现在媒体掌控了大众摄入信息的渠道,越是如此我们越需要跳脱出来。

The Media Puppeteer

媒体喜欢用夸张的词藻,煽染的修辞,有时甚至不惜扭曲事实来博人眼球,而且负面新闻的访问量一向比正面的多。种种原因,我们需要建立自己的信息系统,而且要建立独立的思考能力,以至于在茫茫大海中航行时,不被迷雾遮扰,也不被暗礁击沉。坚信总能到达对岸,才有可能真的前进。

没想到一篇 Hacker News 上的帖子能让我感慨这么多,但这也是这次疫情以来积蓄已久的情绪吧。这个世上总有人活得比我们艰难,他们都没有放弃希望,我们又何必埋天怨地。世界是不可能按照我想象的样子来运转的,不犬儒不反智可能是在一次次目睹消极事件后越来越难做到的事。作为一个悲观的乐观主义者,认清现实才能找到希望,脚踏实地才能仰望星空。

永远不要试探这个世界,因为他一向如此,但你不能因为看到黑暗就说世上只有黑暗,期待吧,阳光总会照向角落,相信才能看见。就像罗素说的,“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它”,做自己的英雄吧!

又一时兴起,又不知所言。